一件BALMAIN和一个猫。

Written by | Molitutu

Photo by   | Andersson

@ Lady-booth.com

26th July 2017

4月份的上海,@虹口 1933 老场坊。

兔兔应该成为网红最好的年代(啪!厚脸皮!),自拍还是卡西欧这种一卖好几千的机器的市场。拿手机出来自拍基本上都没有办法辨认这个到底是不是人(啪!瞎说!)

4月份是上海短暂的春天,前前后后加起来也就3天半吧,然后就是40度的夏天了!趁这个时候外拍,很合情理呀。那时候兔兔住在上海虹口和杨浦的交界处,有一个叫做和平公园的地方。那个地方繁花似锦,行云流水,花见花开,人见人爱。这一期,就取景在离那里很近的,号称彼时远东第一屠宰场的–老场坊1933。

大学时候的兔兔不是爆乳风格。虽然爆乳一直是心头好(啪啪啪!),不过这么青涩可爱的年代,脸上多一些青稚未尝不可。顶着一个齐刘海就出门了~以至于其实高筒袜都没有对齐都熟视无睹了。1933步行过去差不多2公里,对于兔兔这种健身成痴的选手来说简直小菜一些,于是我打车5分钟到了目的地,清清爽爽!

4月份的上海,@虹口 1933 老场坊。

嘴唇还要那种水嫩嫩的粉红色。

只不过太阳有点太强烈,照射出旁边疏通下水道的电话。

4月份的上海,@虹口 1933 老场坊。

一楼是一家韩国婚纱摄影店。老板说拍一次50万,我夺门而出。

4月份的上海,@虹口 1933 老场坊。

那天门口停了4辆阿斯顿马丁。

入屠宰场这种高级场合,自然少不了着装打扮一下。出门之前我环顾了一下衣橱,粗略估算一下十几件衣服价值加起来大概300还有找。不知道是不是全部穿上去会显得比较高级。有一件黑色的小西装,那是在我懵懂对大牌憧憬时候的遗毒。它名字是叫BALMAIN,卖的女西装大部分都是耸肩,很好辨认。因为那个时候胸还没有膨胀到H的地步,所以扣这一粒扣也不算难。荷叶裙摆和V领在当时很有设计感,虽然现在看起来有一些复杂。

4月份的上海,@虹口 1933 老场坊。

是的,就是丝袜多!

4月份的上海,@虹口 1933 老场坊。

1933的入门处,印象中人不算多。多数人对于这种天气穿很多条丝袜好像也没什么意见。脚上踩的是10cm的踝靴,很跟脚,走2个小时也不会突然骨折。第一次穿高跟鞋走路就像是第一次学会拉屎,很困难,但是又很刺激,过程结束又觉得意犹未尽。唯一的区别是拉屎不会很贵。

那个时候戴的是1000g一对的果冻义乳,塞在有插袋的义乳文胸里面,不会到处乱晃,效果刚刚好。实际上兔兔这样的身高就算+200克也没什么问题,只是走路的时候不自觉会看多自己的胸,觉得有些hentai。

假发在阳光下面的反光显得很是淡棕色,有点拿铁奶放多的色泽,我很喜欢。但是更喜欢的时候两边的头发很蓬松,这样显得脸不会很肥啊~虽然那个时候体重也是低的巅峰。

选对一个假发就是完成妆容的一半了。

1楼的门口店面大多都没有开。那里有一群像是私房弄堂的建筑。石板路咔哒咔哒有时候会卡到跟,脚就一崴。彼时哈尔滨路文艺步行街还没有建好,想坐下来喝一杯咖啡慢慢自拍也是不太可能。但是踩着10公分的高跟鞋在屠宰场跑上跑下也是夸张,蹦跶一圈之后,又换了一个地标—老码头。老码头离1933也就一个外滩隧道出入口的距离,脱下鞋子,踩着油门,直奔老码头。

码头也好老场坊也好,基本上看不到什么真正老的东西。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为何如此热衷于标榜老,大概是因为上海两个月不来回家都会迷路的关系。老码头的中午也没有什么人,我最爱的印度餐厅关门,大概是因为乔洁拉吃下两杯之后店内的客人有点不能适应。

往南一点走,里面有一片看上去完全不知道到底自己是否还在虹口的地方。有一些老人家在那里孵太阳也不知道乘风凉,索性拍两张!

4月份的上海,@黄浦 老码头。

是!可爱的是!坐下来2分钟,就过来一只看上去可爱到毛都爆炸(应该是脏)的咪咪过来蹭我!!然后转啊转地叫!!我看了一看,大概只有巧克力牛奶是真的食物,但是我想了一想,猫咪喝完一定会挂掉,变成鬼混掐死我。我还是只能尽我绵薄之力,多撸两手!

撸猫的技巧不在于速度,在于部位。想想现在家里两只肥到生活也很难自理的咪,很难说不是因为我撸的一手好猫。从头到尾从下巴到肚皮,就没有一个地方我会放过。当然了!你还要配合说一些自己也听不懂的猫语,这样子有助于(单向)沟通。然后….

跑题了!

4月份的上海,@黄浦 老码头。

它的样子看上去应该是不太饿啦。

啊!不知不觉又到了下课铃声响起。真是有意义的一天!

好啦,本期伪街日常结束。下期想看什么?直接留言在下面给我看就好啦。

4月份的上海,@黄浦 老码头。

乱入了一位姑娘。

4月份的上海,@黄浦 老码头。

身后coming soon的招牌已经long gon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