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小时候并不怎么喜欢芭比 – 她实在太粉红、太少女了!在那个奥特曼都很难买到正版的90年代,抽屉里最高档的玩偶就是硬塑料材质的忍者神龟了(还是老二Raph,双叉的那个)。那个时候还有很多路边地摊和小店,卖的玩偶是类似魔改盗版芭比的国产芭比(对,魔改的还不是正版的本尊),长相给我留不下什么好印象,身上穿的裙子很像外婆的电话机上罩着的的确良布。
长大了之后,因为迪士尼的强势,让我重新对儿时的进口玩具们审视起来。我发现芭比不仅仅只是一个个用来换头发换裙裙的小娃娃,她们几乎是一个完整的商业帝国!不同的芭比娃娃有不同的名字,她们有不同的身份和肤色,来自不同的国家。甚至每隔一段时间都推陈出新,还有男版的芭比和中国版的芭比娃娃。她们的长相虽然都带有显而易见的波普画风,大眼红唇且颧骨都很饱满,但是各有各的刻画,仔细看来仍然令我印象深刻。我的爱妻是一个芭比收集狂魔,有特别钟爱的芭比角色和造型搭配,并且可以如数家珍地把她们的前世今生娓娓道来。
耳濡目染容易日久生情。
芭比有公认的近乎梦幻的身材比例;身着华丽,并且个个如同迪士尼公主般有着不食人间烟火的表情。我把玩着一个个芭比娃娃(认真把玩),就突然有了把他们变成living dolls(真人娃娃)的冲动:

我的小时候并不怎么喜欢芭比 – 她实在太粉红、太少女了!在那个奥特曼都很难买到正版的90年代,抽屉里最高档的玩偶就是硬塑料材质的忍者神龟了(还是老二Raph,双叉的那个)。那个时候还有很多路边地摊和小店,卖的玩偶是类似魔改盗版芭比的国产芭比(对,魔改的还不是正版的本尊),长相给我留不下什么好印象,身上穿的裙子很像外婆的电话机上罩着的的确良布。
长大了之后,因为迪士尼的强势,让我重新对儿时的进口玩具们审视起来。我发现芭比不仅仅只是一个个用来换头发换裙裙的小娃娃,她们几乎是一个完整的商业帝国!不同的芭比娃娃有不同的名字,她们有不同的身份和肤色,来自不同的国家。甚至每隔一段时间都推陈出新,还有男版的芭比和中国版的芭比娃娃。她们的长相虽然都带有显而易见的波普画风,大眼红唇且颧骨都很饱满,但是各有各的刻画,仔细看来仍然令我印象深刻。我的爱妻是一个芭比收集狂魔,有特别钟爱的芭比角色和造型搭配,并且可以如数家珍地把她们的前世今生娓娓道来。
耳濡目染容易日久生情。
芭比有公认的近乎梦幻的身材比例;身着华丽,并且个个如同迪士尼公主般有着不食人间烟火的表情。我把玩着一个个芭比娃娃(认真把玩),就突然有了把他们变成living dolls(真人娃娃)的冲动:

因为NEOGAN肉感已经全部纳入了乳胶头壳系列产品,这次的BARBIE芭比计划自然也结合了乳胶。在设计新芭比头壳时候,第一个难题就是:芭比的实际脑袋和真人的差异大到无法复刻。
比如这位芭比 – 额头饱满呈现完美的圆弧形,内收的三面使开口空间变得狭小。在保证头围尺寸的前提下,需要改造头颅的设计才能保证基本的佩戴不受影响;芭比娃娃本身的眼睛设计是一体式的树脂,放大之后几乎没法看,既不美观也不灵动。改造整个眼眶的弧线,重新设定眼窗的位置,并且以此标定眉毛的位置变得十分必要;芭比娃娃并不需要呼吸,但是真人芭比每时每刻都在呼吸 – 怎么保证气孔的位置不受阻挡就非常要紧;最后,芭比的妆容还需要从头设计,毕竟放大了6倍以上,每一个细节都要确保完美。
所以,这个BARBIE十分忠于芭比 – 我们改造了她,并且赋予“生命”。

我们为BARBIE适配了看家的NEOGAN肉粉色乳胶头套,让包裹感变得无与伦比。在额头顶部安装了Velcro魔术贴,可以适配任何机制假发和蕾丝假发,不需要假发任何改造。她变成了NEOGAN系列里唯一的真“洋娃娃”~ 不知道晗小姐是不是感到压力呢!

模特 阿秋
面具 BARBIE by NEOGAN肉感

@Lady-booth